首頁
>> 新聞中心 >> 法院新聞
司改大潮中,書記員的定心與定位
作者:婁銀生 發布日期:2015-06-04 字號:[ ]

  2014年6月,28歲的孟冉辭去國航乘務長的工作后,通過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向社會公開招錄統考,成為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名初級三等書記員;同一時間,在法院做書記員16年的常州汪敏霞兩次未能考過省級“門檻”而離開法院。

  面對這一輪司法改革的大潮,年輕的審判人員是受到觸動最大的群體之一。這其中,江蘇法院書記員們先行成為“弄潮兒”。自2013年7月至今,有近2000人與孟冉一樣成為各級法院初、中級書記員;同時,一部分像汪敏霞這樣的老書記員或殘酷地面臨這一崗位的命運轉變。

  庭審不得不以筆錄為“中心”

  改革,往往是從問題倒逼而始,由“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倒逼而來。毋庸置疑,江蘇法院書記員管理體制改革的動因也起始于此。

  2011年4月,彭璐經熟人介紹到徐州中院做書記員,每月報酬是900元。兩天后的庭審,法官借了件制服上衣給她。那天,彭璐看到庭審記錄是“三同步”顯示更是異常緊張,手不聽使喚,耳聽不懂法言法語。“審判長不時地停下審理,一遍遍給我歸納復述。”彭璐聽到了當事人的不滿,可心里卻不以為然:不就是個臨時工嘛。她后來知道,原本庭審只要一個多小時,因她而花了兩個半小時。

  與彭璐同樣的“臨時工”,全省書記員改革試點單位建湖縣人民法院周麗穎簽的是派遣合同,感覺前途渺茫,每天意志消沉,曾想離開,卻又放不下對法院的這份牽掛。該院院長楊越華無奈地說,不少書記員把法院作為一種正式就業前的臨時過渡,一旦找到比這待遇好的工作,干脆一走了之。

  “他們每月千元的報酬,法官常常不忍心或不好意思安排他們工作,只好騰出手自己做了。”采訪中,南京畢宣紅、夏雯、陸預婷,徐州袁長偉、陳穎、龔思紅,南通狄進,常州儲麗等眾多法官對此都不約而同地感到很無奈。試點單位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院長胡道才說道:“書記員工作貫穿整個審判流程,而待遇過低、晉升無望、沒有歸屬,這一顯失公平的現象竟存在于法院內部。”

  更為重要的是,由于書記員的頻繁流動,司法責任無法像落實于法官身上那樣順理成章,普遍存在“臨時工”心態,一旦有好的去處就一走了之。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政治部主任許建兵、徐州市鼓樓區人民法院院長岳彩領坦言,由于書記員水平參差不齊,法官庭審時必須花很大精力關注筆錄,無形中,庭審不得不以筆錄為“中心”。

  顯然,江蘇法院的這一困惑與尷尬,逼視出體制與司法的尖銳矛盾。

  畫好“施工圖”,實行“項目制”

  “這種狀況不僅影響了審判質量與效率,也加劇了案多人少的矛盾。”2013年初就任江蘇高院院長后,許前飛經過密集的基層調研后,在黨組會上開宗明義:“作為東部沿海發達地區,江蘇良好的司法環境與經濟社會發展狀況,必定為書記員改革提供社會保障,我們理當先行試水,為下一步人員分類管理改革打開突破口。”

  起跑影響全程,開局決定全局。2013年3月,江蘇高院啟動改革,該院黨組決定由政治部牽頭組成調研組先行調研。歷時30天,調研組呈交報告:截至2013年3月,全省法院有6722名書記員,其中,公務員身份2607人,政法專項編制966人,編制外3149人。編制外書記員中,既有與法院簽訂合同的,也有勞務派遣的,還有公益性崗位性質,甚至有不少沒簽合同和臨時出現空缺緊急招用的。由于來源混雜、身份多元,薪酬待遇、職業保障差別巨大,薪金多的3000多元,少的不到1000元,“同工不同酬”、“同事不同命”的現象十分普遍。80%的法院需要全部或部分自籌編制外人員經費,書記員隊伍人心不穩,感到前途渺茫。

  2013年5月,江蘇法院書記員管理體制改革方案露出真容:以社會化招錄、專業化培訓、序列化管理、職業化保障、統一化標準為路徑;以招錄雇用、教育培訓、管理考核、職務序列、職業保障為機制,逐步建立起符合司法審判工作需要的書記員單獨序列管理體制。江蘇高院政治部主任徐清宇介紹說,這是一個以《書記員管理體制改革試點實施方案》為總體架構,《招錄暫行辦法》、《培訓暫行辦法》、《技術標準及等級晉升暫行辦法》、《職業保障指導意見》等六項配套制度為支撐,以及一個全省統一的《江蘇法院聘用制書記員勞動合同書》為基本保障的管理考核規范體系。記者注意到,其顯著特點是:“在工作謀劃上,注重一體化設計;在制度構建上,注重一攬子解決;在具體要求上,注重統一化標準;在工作推進上,注重一致性原則。”

  “這項改革的一個關鍵點就是職業保障。”試點單位徐州市泉山區人民法院院長陳英波說,這是報名者和書記員最關心、最渴望的。據介紹,按照江蘇高院的規定,在用工方面,書記員實行統一合同管理,對通過省高院培訓考試的書記員,用人法院與其簽訂省高院統一印制的勞動合同,合同一式三份(本人、用人法院、省高院,由省高院統一注冊編號);在薪酬方面,由基本工資、績效工資、崗位津貼和工齡工資構成,基本工資不得低于當地最低工資收入標準的1.2倍,績效工資則由各地法院根據崗位目標考核完成情況而定,從而保證書記員薪資有了“托底”;在待遇方面,醫療、養老、制服、休假等職業保障與正式干警一視同仁。

  尊重實踐,尊重創造。江蘇法院堅持試點先行與加強制度設計有機結合,通過12家法院試點,了解“水情”、摸清“水深”、熟悉“水性”。此外,“凝心聚力、發揮優勢、上下聯動、共同攻關是江蘇法院推進這項改革的又一特點。”江蘇高院政治部副主任花玉軍拿起案頭已匯編成冊的《江蘇法院書記員管理考核規范及制度匯編》稱,形成這套凝聚智慧的“1+6+1”體系,是由各級法院共同發力建立的。

  如花玉軍所述,改革方案起草階段,由高級、中級、基層法院組成的起草組多次與省人社廳等相關部門進行溝通,探討書記員單獨序列管理、職業等級與人社部門相關規定的配套銜接等問題;起草組先后赴省級保險公司、舜天集團、鼓樓醫院等7家企事業單位進行了實地調研,學習借鑒其招人、用人、管人的經驗與做法;鑒于完善職業保障是此次改革成功與否的關鍵因素之一,結合省統計局關于江蘇城鎮單位在崗職工平均工資的相關數據,建湖法院承擔了職業保障指導意見的起草工作,對全省不同地區、不同等級書記員的最低月收入進行了對比測算;為合理確定全省法院書記員速錄技能分級、分檔標準,南京中院政治部主任桂初民介紹說:“受省高院指示,南京中院承擔了庭審記錄速度的實驗,提供適應全省各級法院庭審錄入的全套數據資料。”

  “改革中的陣痛,卻是不得不過的關口”

  “實踐表明,司法改革在黨的領導下進行,這既顯重要又有保障”。江蘇書記員改革方案始出,省高院黨組隨即上報省委、省人大常委會,并積極與省財政廳、人社廳溝通協調。各地黨政領導關注試點,切實解決難題。在海安縣委,記者看到,縣委書記陸衛東對法院的各類報告件件批示,傾力支持。他中意地說:“海安縣人民法院不僅為全省司法改革做出示范,同時也能為全縣即將進行的各項改革提供借鑒。”

  值得一提的是,這項改革的起始階段就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領導的高度重視。2013年8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黨組成員、政治部主任徐家新作出批示,并赴試點單位海安法院進行專題調研,就職業保障等問題與當地黨政領導座談。此后,徐家新時常關注、詢問并多次給予具體指導。

  任何一項改革,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江蘇法院這項改革中的一個重點是選人機制,其難點是如何解決像常州汪敏霞這樣2000多名“老”書記員的去留問題。

  “改革中的陣痛,卻是不得不過的關口。”許前飛在黨組會上態度堅定,“必須守住門檻,始終堅持高標準、嚴要求,否則將全線失守,重回老路,以失敗而告終。”為加快推進這一被稱作“挽留”的工作,江蘇高院于2014年2月全面啟動對數千名老書記員定崗培訓與考核的“回爐”工程。江蘇高院在《組織開展編制外書記員定崗培訓工作的通知》中,宣布成立工作領導小組,將這一工作情況納入對各中院全年工作綜合考評,并就各市法院定崗培訓人數及考核情況向全省法院及時通報。許前飛強調,中院院長既要管大事又要抓小事,而書記員工作看似小事實質并非小事,是事關審判質效與司法改革成功的基礎性工作。江蘇高院黨組成員分赴各地,強勢推進。針對一些地區進展緩慢,許前飛不留情面:“這是不稱職的院長,必須限期解決,確保取得實效。”

  至2014年底,江蘇高院“挽留”工作組走進13個中院督導培訓與考核。各中院組織考試26場,3100余名老書記員參加,有2825人通過了專業筆試考核,又有629人通過了最難過的速錄技能考核。在法院做了17年書記員的汪艷,在考過“門檻”的第一時間給家人報喜時,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傳來老父親由抽泣進而嚎啕的聲音:“女兒,你終于熬出了頭??!”

  “截至2014年底,各級法院100多名沒能跨過'門檻'以及自感不能適應崗位的老書記員離開了法院。”花玉軍說,對于解除合同的,給予一定的經濟補償。
 

腾讯部落冲突10本号QQ登陆【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