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 >> 法院新聞
許前飛:司法改革旨在處事公道說話算數
作者:張洋 發布日期:2015-06-17 字號:[ ]

  中央首批司法體制改革試點已滿一年之際,記者采訪了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許前飛。

  記者:在實踐中,司法體制改革要著重解決什么問題?

  許前飛:司法體制改革的目標是加快建立公正高效權威的社會主義司法制度,維護人民利益,讓人民群眾在每一起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衡量其成功與否的一個關鍵指標是司法公信力是否提升了,人民群眾越認可、信任,說明司法體制改革就越成功。

  這就需要解決兩個問題,一是處事公道,二是說話算數。“處事公道”要求司法機關公正司法,不能偏袒案件當事人的任何一方。“說話算數”是指裁判應當具有權威性和終局性。司法如果不能做到處事公道和說話算數,就無法贏得人民群眾的信任。司法體制改革就是要解決這兩個問題。

  記者:黨中央提出司法體制改革試點的四項重點任務,如何理解這樣的頂層設計?

  許前飛:為了做到處事公道,首先就要具備處事公道的能力,就要建立一支讓百姓信任的司法隊伍。而司法人員分類管理正是為了推進法官專業化、職業化,是從能力素質上解決處事公道的重要舉措。

  當然,目前正在推行的法官員額制是做減法的改革,必然傷及一部分人的利益,也會讓未來的入額法官在一定時期內面臨“案多人少”等各方面壓力。在此情況下,黨中央提出建立與司法人員職業特點相適應的職業保障機制,讓法官職業更具尊榮感就是必然的。

  處事公道是一回事,說話算數是另外一回事。這就是為什么提出確保人民法院依法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的重要原因。對此,就外部環境而言,黨中央明確提出省級以下人財物統一管理;就內在因素而言,黨中央提出了司法責任制。

  記者:司改在推進過程中,目前還存在哪些問題?

  許前飛:目前,法院內部對司法體制改革存在一些糾結,這是正常的,因為任何改革都會涉及對利益格局的調整。

  一是員額制恐慌。一些人擔心自己入不了員額,當不了法官。年老者想著辛苦大半輩子,退休前卻失去了法官身份,這不公平。年輕人的資歷淺,將來進入法官隊伍的門檻越來越高,對未來職業規劃產生擔憂。實際上,法官員額制的推行直指目前司法隊伍人數多、來源廣、水平參差不齊等問題,就是要把司法權集中到專業素質、政治素養相對較高的法官手中。只有走法官專業化、職業化的道路,才能把司法公正的基礎打牢。

  二是行政職級依賴。過去,法官都是有行政級別的,法官等級和行政級別一一對應,推行法官的單獨職務序列改革,法官薪酬待遇、職業保障不再與過去的行政級別對應。這讓一些人感到不適應。實際上,改革強調法官單獨職務序列,本身的涵義就是去行政化,有利于體現司法職業特點,有利于在拓寬上升通道的同時獲得相應的職業保障,有利于建設政治素養好、專業素質高的職業化司法隊伍。

  三是責任制焦慮。在司法責任制改革推進中,一些人擔心員額制后“案多人少”的矛盾將會加劇,辦案質量難以保證,特別辦案質量終身責任制、錯案追究制,讓很多人背負著巨大的心理壓力。實際上,很多人只關心“由裁判者負責”沒看到“讓審理者裁判”,這才是本輪司法改革的精髓,是本輪司法改革中最具法治內涵的改革。值得注意的是,“讓審理者裁判”與過去講的法院獨立審判有所不同,法院獨立審判是默許法院系統內部層級管理的,而“審理者裁判”要求在案件審理中的任何問題,都可以在不受外部干擾和內部干擾的情況下,由審判組織獨立作出決定。

  四是不現實的高薪期待。近年來,社會上“漲工資”的呼聲越來越高,法院內部一些同志甚至認為改革就是提高待遇。我們更應看到,法官的職業尊榮感不是靠提高待遇獲取的,更多的應該是來自于我們內心對法官職業的認同和對公平正義的追求。

  隨著改革的不斷深入,我們必須更加重視統一認識,尋求改革的最大公約數。更加重視加強頂層設計與基層實踐之間的溝通協調。更加重視堅持問題導向,注重實證研究,讓各項改革措施與中國實際相契合。
 

腾讯部落冲突10本号QQ登陆【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