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 >> 法院新聞
許前飛院長接受法制網直播訪談
作者:李金平 丁國鋒 發布日期:2017-03-06 字號:[ ]

  3月4日下午,全國人大代表、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許前飛參觀法制日報,并做客法制網,就新一年人民法院相關工作接受主持人采訪。

  訪談現場

  執行

  主持人:可以說,“執行難”也是一個長期制約法院工作的“老大難”問題。去年最高法院曾經提出“要向執行難全面宣戰”,江蘇法院對這個“老大難”是如何來化解的呢?

  許前飛:我們先說“執行難”到底是個什么問題,難在哪里?我覺得兩方面:

  第一,難在整個社會對執行這一塊理解難。老百姓認為我到法院打了官司,法院做了判決,判決要敗訴一方給我付多少錢,我就應該得到這么多錢。實際上司法本身就是一種救濟,當你的權利受到損害的時候,你向法院尋求司法?;?,尋求司法的救濟,救濟是補償性的,它不可能滿足你的所有需求,我覺得這需要公眾來理解。比如一個沒有多少錢的老百姓開著一輛兩百塊錢的車,把人撞成植物人,在醫院里幾十萬的醫療費要付,他什么都沒有, 家里也沒有可供執行的財產怎么辦?所以很多案子是執行不了的。我們要通過宣傳、通過大家對司法功能的正確理解和司法定位的正確理解。

  第二,難在法院在工作程序上存在一些困難。比如說找人難、找財產難,財產變現難,這是幾個難點。我們現在通過和公安、通過和邊防檢查各方面的聯網,通過網絡、通過信息化的手段去找人;關于財產查控,現在從中央到地方,司法機關幾乎全覆蓋和所有的銀行、和所有的不動產登記機關(包括深交所、上交所等等)我們實現了普遍的聯網;關于財產變現難,江蘇全省法院司法拍賣是全部上淘寶網,通過淘寶網網拍,第一年我們上網拍成交金額就超過100億,去年我們的成交金額應該是280多億。過去拍賣企業是向各方收取5%的傭金,現在我們也完全免除了當事人的傭金,拍賣的效率也很高。

  還有一點,中國法院受理的大部分案子都在基層,有一些農民也沒有財產上網,也沒有多少錢能存在銀行里面,我們也會通過“集中執行”的方式。現在也有社會底層的農民、打工族或者相互之間的欠債,債務數額也不大,但是有些人不愿意還,怎么辦呢?我們通過網絡找人不一定找得著這樣的人,通過網絡查控財產也不一定能查控到這樣人的財產,怎么辦?我們會采取,比如,假日執行、夜晚執行等執行方法,總而言之希望用各種方式,讓勝訴一方能夠最大實現他通過訴訟能夠實現的這樣一種權利。

  從司法在解決“執行難”這個過程當中,我們有一件事情,我覺得對整個國家的法治文明建設和社會文明建設都應該非常有推動作用的舉措,就是“黑名單”制度,這件事情是我們在解決“執行難”的過程當中推動的一項重要舉措。最高法院統一有一個“黑名單”,進入“黑名單”以后向全社會公布。每個法院門口都有滾動播出,有些人一旦被列入“黑名單”以后,也主動地去履行了他自己的義務。

  主持人:對特殊的主體,比如一些公職人員等等,對于他們的懲戒我們是如何處理的呢?有什么不同之處嗎?

  許前飛:紀嚴于法,作為一個公民來說,你不主動履行判決書所確定的義務就屬于違法了;作為一個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顯然是違紀了。這個問題我們也和紀檢監察機關建立了通報制度,如果說不主動履行判決義務的,我們向紀檢監察部門通報。其實問題比較大的特殊主體,主要是無財產可供執行的這些人,這些人就是我剛才說的根本身無分文,這種人一旦對別人造成什么傷害,他欠了別人一筆錢根本沒有能力償還,但是如果申請執行人是因為車禍受傷的人,他需要等著錢去治療。這種情況下怎么辦?

  實際上我們還有一項制度就叫“執行救助”制度,在被執行人無財產可供執行的情況下,可以通過救濟的渠道,可以通過政府救濟的渠道,讓他們解決一切生存上和生活上的特殊困難。有人說救助等于是政府在替老賴買單,我說不是這樣的。人的生存權是遠遠高于財產權的。你不能說他有一筆財產在那里,別人欠了他的錢,政府不應該救濟,應該找那個人還,那個人還不起怎么辦?政府可以先行墊付。你讓這個申請人能夠改善他目前的生存條件,或者給他一定的治療等等這些條件。這是基于一條原則,就是生存權高于財產權的這樣一個原則,在任何情況下都應該這樣。尤其是在我們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我們不能讓一個老百姓最后生存不下去。

  主持人:為什么會想到用全媒體直播這種方式開展執行工作?

  許前飛:“兩會”前我們在蘇州集中做了一次全媒體直播,當時應該是包括網絡媒體三大網絡巨頭公司(騰訊、新浪、網易)都參加了。媒體直播這種形式我們的目的和初衷在哪里?

  第一,我是想向社會回應一下,我是怎么在解決“執行難”,讓廣大網友都能夠看到法院在怎么做。

  第二,也想通過這種全媒體直播的形式,向整個社會做一個法治宣傳。欠債應當還錢的,法院生效的判決是應當履行的,這是我們每個公民都應該遵守的義務。

  主持人:通過您用全媒體的方式來嘗試向廣大人民群眾展現我們的執行工作,您覺得它的效果怎么樣?

  許前飛:這樣的活動我們舉行了4次,我認為,第一,有那么多人在線關注這個事情本身就是一個效果;第二,在這個過程當中,通過這種宣傳,有很多被執行人自動履行了義務,每個觀看了這個過程的普通公民,他都應該知道現在國家是在怎么樣對待這個事情的,在法律面前他應該是一個什么樣的姿態。

  全國人大代表、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許前飛回答主持人提問。

  主持人:可以說,要真正破解執行難,單憑法院系統的一已之力是不夠的。那么,江蘇法院有沒有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多部門多行業聯動”機制?

  許前飛:它涉及到了整個社會誠信體系的建設,整個社會法治文明的推動。我覺得相當多的部門都應當有責任、有義務去推動這項工作。中央有40多家部門聯合發文,推動誠信體系建設,解決“執行難”問題,建立失信被執行人這樣一個信用懲戒體系。江蘇省是省委常委會主持這個課題研究,最近政府剛剛下發了文件,也是聯合幾十家單位,包括公安、工商等等各個部門。

  司改

  主持人:有人曾經這樣說,“員額制”的改革是一場涉及飯碗的最艱難的司法改革,江蘇法院是如何來推動這項工作的?

  許前飛:到目前為止,江蘇法院原來大約有一萬名出頭的法官,現在第一批入額的法官是6203人,有人說這是一個涉及飯碗的問題,我覺得也沒有那么嚴重,因為沒有入額的法官飯碗都在,他還是法官,他只不過改做其他工作了。因為一個國家行使審判權的這些人,他一定要具備一定的資格,他一定要有一定的專業水平,所以“員額制”這項改革設計的初衷就是要提高法官的職業化和專業化的水平。現在依法治國作為國家治國的基本方略,法治的水平、法治化程度、法治化推動的進程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我們的法官素質應當和我們這個社會發展,和社會的法治化發展水平相一致起來。

  主持人:您認為在推進“員額制”的過程當中,如何才能避免大家擔心的這種人少案多這種情況?并且真正地讓精英法官深入一線來辦案呢?

  許前飛:現在人案的矛盾在江蘇應該說是最突出的一個地區,如果按照6203名員額法官計算大數,將近人均300件案件,這是一個壓力很大的數字。人案矛盾隨著“員額制”改革客觀上會加劇人案矛盾,這個我們是必須要承認的。但是由于“員額制”改革,進入員額的法官都是經過遴選的,在現有的法官隊伍當中,這是一批優秀的法官。我覺得這些人從案件的公正性和他審理案件的質量來看,較之前應該是有了很大的提高,效率也會提高。因為一個有經驗、經過職業訓練的法官,他自己對法律的理解力和感受力都和那些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人不一樣,他辦案可以比別人花的力氣會少一些,所以說由于這批人的遴選,把這批人的積極性調動起來了,效率也高。所以去年江蘇省的情況是收案上升,我們結案數也上升。但是這不等于我人案矛盾就沒有了,人案矛盾還是存在的,無非就是我的質量高了,效率提升了,但是法官人均辦案數量高居不下,這對我們來說是很大的壓力。

  如何解決這個問題?一方面把那些過去所謂承擔管理職責的這樣一些有經驗的老法官,由于這些年的不斷遴選,這些人都到了院長、庭長的崗位上,我們讓院長、庭長重回審判臺辦案一線,和合議庭一起辦案子。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有一個經在哈佛教過書的法官,叫霍姆斯(音),他有一句經典的名言,叫司法的生命力不是邏輯,而是經驗。見到的案子多了,經驗也就豐富了,這些人重回審判臺對審判力量是一個加強??凸凵纖部梢曰航餿稅該?。

  江蘇在“員額制”改革正式啟動以來,就大面積啟動審判輔助人員的改革,過去一個法官配不到一個書記員,江蘇現在一個法官配一個書記員還多。法官做記錄不行,但是書記員做記錄,歸納卷宗,整個庭審,你在說,我在說,雙方都在說,他要歸納合議庭筆錄,一個有經驗的書記員這些都做得非常好。一個法官如果有一個好的書記員跟他在一起,他也可以減輕工作壓力。

  最近我們還在做一些其他方面的工作,解決人案矛盾還有其他方面的舉措,比如說案件的繁簡分流。法院的案件量有相當一部分是屬于非常簡單的,70-80%的案件都在基層,家常里短的簡單的糾紛,輕傷害的案件,包括交通事故的糾紛、欠繳物業費的糾紛,一出來量很大,但是實際上案件的法律關系非常簡單。我們爭取讓一部分年輕人,讓一部分正在接受鍛煉的新入職的法官,讓他們處理這樣一些簡單的案件,一年下來處理六七百件、七八百件簡單案件。讓更有經驗的老法官集中精力辦理疑難復雜的案件。同時簡單的案件還有簡易程序,通過簡單案件的簡易審來提高效率。如果說所有的案件都要用普通程序審理,所謂普通程序就是3-5個人組成合議庭,組成合議庭審理,要開會、要研究,但是大部分案件是不需要合議庭的,就通過簡易程序,由一個法官獨任審判,這也是提高化解人案矛盾的方法。

  另外,我們還建立速裁機制,就是有一些簡單的案件盡可能用速裁的方式把它解決了。除此以外,我們通過信息化、人工智能的方式,為我們的審判提供一些輔助性服務,比如說裁判文書的查找,他可以由網絡來自動地為你搜選跟你同類案件的裁判,自動地檢測你的裁判本身和現行的法律等等有沒有明顯的沖突。通過人工智能的手段為法官辦理案件提供一些技術上的服務,輔助服務。這樣也在很大程度上化解了,減輕了法官的壓力,也減輕了書記員的壓力。我們現在使用的法庭智能語音轉換系統,基本上是不需要書記員去語音錄入了,我們起草的裁判文書的法官現在基本都使用的是智能語音轉換系統,我直接對著屏幕說,自己改一改就可以了。

  履職

  主持人:有網友想問您,您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在立法和監督方面您是如何履職的?可以說這兩方面也是人大代表的重要職責。

  許前飛:這些年法院在全國人大的領導下,主動接受監督,在每次人代會之前會邀請很多的人大代表去,包括見證法院的執行工作,主動接受人大的監督,我既是人大代表,也是一個被監督的對象,人民法院由人大產生、對人大負責、受人大監督,這是我們時時刻刻都要記住的。法院這些年在主動接受監督方面我認為也走出了一條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一條新路。法院主動接受人大監督,向人大報告工作也好,和人大代表保持聯絡也好,聽取人大代表對法院工作各方面的意見和建議也好,我覺得這都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一個重要的方面。

  主持人:您覺得法院如何才能夠讓咱老百姓感受到公平正義?您能否用一句話來概括一下?

  許前飛:總書記說過一句話: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讓老百姓感受到公平正義就要辦好每一個案件。這是總書記的話,你要辦好每一個案件,你要保證你的每一個案件都能經得起老百姓的橫挑鼻子豎挑眼,你也要保證你的每一個案件經得起現實的檢驗,也經得起歷史的檢驗,只有這樣你才能問心無愧地說你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了公平和正義。

    

腾讯部落冲突10本号QQ登陆【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