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 >> 法院新聞
潤州 家事糾紛多元化解的潤州實踐
作者單位:鎮江市潤州區人民法院 作者:王蒙 發布日期:2017-11-21 字號:[ ]

  2016年5月,鎮江市潤州區人民法院被江蘇省高院確定為全省首批家事審判方式和工作機制改革試點單位。一年多來,該院積極更新家事審判理念,努力創新和完善家事審判方式和審理機制,走出了一條親情觀察團 “會診”疑難案件,常設家事調解員“普診”家長里短,擴大家事訴訟“全科”大格局的新路子。

  家事糾紛矛盾大 觀察團共診“疑難雜癥”

  華老太去世后,因其生前留有多份遺囑,一家人三年內打了五場官司,對這樣一起矛盾較大的繼承糾紛,潤州法院請來了民間“陪審團”,參予案件的分析、討論,并結合討論結果最終形成符合法律、道德、親情倫理的裁判結果。

  華老太生前先后留有自書遺囑兩份、代書遺囑一份,上述遺囑的主題均為華老太對其所有的一處房產的分配,但三份遺囑載明了兩種分配方案,其中一份自書遺囑和一份代書遺囑均表明房產由華老太所生育的三個女兒按份所有,另一份自書遺囑則是全權交由復婚的前夫分配。因為分配方案的不一致,家庭成員間打起了官司。

  “我們今天邀請了街道、社區、婦聯、政協委員、人大代表、調解員、律師和心理學家組成一個觀察團,這次是我們首次嘗試這種方式,如果可行的話,我們將在今后的案件審理中形成常態化?!比籩莘ㄔ悍止薌沂律笈械腦毫斕家噸鞠楸硎?。

  “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我認為老太是和二女兒生活在一起的,所以老太對二女兒是非常認同的,二女兒也將母親和姐妹照料得很好?!斃睦磣衣捷即幼ㄒ到嵌瘸齜?,逐一分析了華老太三個女兒的心理。至于為什么華老太在去世前要和已經離婚十幾年的前夫復婚,她認為,“人在彌留之際是想有個歸宿,當老頭來照顧她時候,她就動了惻隱之心,跟老頭復婚了?!?/p>

  家事調解員孫海芬多次參加該起糾紛的調解工作,她認為由相關人士組成親情觀察團的創新做法十分值得嘗試,“雖然我從事人民調解員工作多年,也調解過很多的家事糾紛,但今天的討論會我學到很多新知識,心理專家精準的分析、律師專業的法律建議、社區人員的工作經驗,都給我今后的調解工作提供了新思路、好經驗?!?/p>

  家事審判庭庭長余波表示,在復雜的家事案件中,通過討論來比較民間對家事案件審理有何意見,符合我國的民俗。他認為,家庭不穩定會給社會帶來諸多隱患,我們現在對家事審判進行多種嘗試,也是為了集思廣益,更好地審理家事糾紛。

  在該院審理的三起涉少案件的撫養問題上,該院創新采取了社會調查+專家論證的方式,由調查員陳述走訪社區了解的相關情況,并提出自己的意見,教育專家、婦聯干部等分別從各自的專業角度和工作經驗出發,給予了中肯的意見和建議。三起案件判決后,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


  記者據悉,潤州法院的家事糾紛調處專業團隊庫中已收納相關人士100余名,除了家事調解員外,還分別編組為家事調查員和心理疏導診療員,負責對家事糾紛案件進行專業化判斷處置、調解溝通,向審判法官提出審判輔助意見和調解方案建議,彌補了審判法官在法律判斷以外的情感、社會、心理等專業領域的不足。親情觀察團、專家論證團的成員全部來源于團隊庫,豐富的專業團隊庫為家事糾紛的審理提供了強大的群眾和專業基礎。


  家事調解員“普診”家長里短


  “今年5月,我和孫海芬來到家事庭專職從事家事調解工作,所有家事糾紛都要先由我們調解,5個月下來,我們兩人一共處理了140起家事糾紛,其中50%由我們化解掉了?!奔沂碌鶻庠敝芎晷闋院賴廝?。


  周宏秀和孫海芬均為退休人員,退休前在社區從事群眾工作二十多年,擁有豐富的調解工作經驗。從她們的辦公桌上厚厚的三大本工作記錄本中,可以感受到她們對家事審判的熱愛和積極性。


  “很多當事人來法院其實是希望找個能說理、評理的地方?!彼錆7醫彩雋艘黃鵒釧∠笊羈痰睦牖榫婪?,那是她剛從事調解員不久。王女士與丈夫結婚二十余年,家庭經濟來源主要依靠丈夫打工。因為一件小事導致丈夫誤了工,雙方發生激烈口角,丈夫還打了王女士,王女士一怒之下哭述離婚。


  “這種看似非常普通的家庭矛盾,其實正是導致許多家庭破裂的重要原因。我們耐心傾聽,認真幫王女士'算賬'”,孫海芬說,一筆是情感賬,一筆是經濟賬,在勸得王女士情緒緩和后,又找來其丈夫做勸解工作,兩人言歸于好?!傲礁魴瞧誶暗幕胤彌?,男方告訴我他們現在關系很好?!彼錆7葉宰約旱墓ぷ骱苡諧刪透?。


  兩名專職調解員在化解家事糾紛方面的成功經驗為建立潤州區家事調解委員會奠定了基礎,潤州區委政法委委托法院對家事糾紛調解員進行選任和管理,該院根據轄區司法工作特點,從婦聯干部、社區工作人員、電視臺主持人、新聞記者、教師等行業挑選了25名具有家事糾紛調處經驗的人員作為家事案件調解員,形成了由法院指導、專職為主、兼職補充的家事調解員隊伍。目前已經有多起離婚糾紛案件委托家事調解員進行調查和調解。


  院長張子敏表示,下一步,法院將對家事調解員隊伍進一步擴充,爭取覆蓋到轄區的大部分社區以及一些大型廠礦企業;在部分街道、社區設立家事審判站(點),與轄區公安、教育、工會、共青團、婦聯、殘聯等共商反家庭暴力人身?;ご朧┖橢ぞ莨嬖?,建立反家庭暴力人身?;さ摹奧躺ǖ饋?。


  “我們將委托家事調查和調解作為審理家事案件的必要環節,相關反饋意見作為判決結果的重要參考?!庇嗖ㄈ銜?,整合社會力量成立家事調解員隊伍,發揮他們在解決家事糾紛中“第一道防線”的作用,有效分流了家事審判的壓力。


  培養“全科”法官 形成大家事審判格局


  勇于探索,敢于實踐。該院制定了《家事審判工作規程(試行)》,將家事案件的受理范圍從《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規定》第二部分規定的婚姻家庭、繼承糾紛,擴大至發生在家庭成員之間的因身份關系、財產關系產生的民事、刑事、行政糾紛案件,包括適用特別程序審理的案件。


  “家事案件收案范圍擴大了,對家事法官的綜合素質要求更高,工作規程剛試行時,有的家事法官不理解,認為本身民事案件的壓力就比較大,現在又要審理刑事案件,精力容易分散?!庇嗖ú⒉輝尥庵止鄣?,“有一些糾紛初看與家事無關,但只要解決基本問題,其他糾紛迎刃而解?!?/p>


  該院審理的一起婚內夫妻誹謗刑事自訴案件,正是這一理念的有效實踐。因丈夫對妻子不信任,而至妻子工作的地方散發書面傳單,對妻子的名譽進行不良宣傳,造成惡劣影響,妻子憤而提起刑事自訴。此前,妻子已經兩次向法院起訴要求離婚,丈夫強烈表示不同意離婚。


  “該起案件雖然是刑事案件,但根源還是婚姻關系,丈夫不能理性處理感情問題,一時沖動之下作出了過激行為?!庇嗖ㄈ銜?,這樣的案件納入家事審判的范圍,更有利于對癥下藥。


  在這個思路下,法官針對婚姻關系作了大量的調解、法律釋明工作,最終雙方就婚姻、子女撫養、財產分割達成一致意見,妻子向法院申請撤回刑事自訴。解決了兩個人的問題,化解了兩個家庭的矛盾。


  在大家事審判格局的實踐中,該院的家事審判理念也潛移默化的改變著,一改過去那種重審判、輕服務、重訴訟效率、輕糾紛事了、重身份關系確認與財產分割、輕婚姻關系修復和情感修復的落后觀念,在裁判之外更加注重家庭關系的修復,社會力量的吸納、融合。


  與婦聯、街道、關工委等部門搭建平臺、聯動創新,進一步健全完善家事糾紛多元化解機制;利用本地高校在理論研究等方面的優勢,與江蘇大學共建家事訴訟研究基地;加強家事審判與公證對接,“往前進一步,群眾少跑路”,公證人員對相關案件提前介入;健全完善內外部協調配合的案后跟蹤、回訪、幫扶、教育引導等機制,使群眾司法獲得感明顯提升。


  2017年2月,全國人大代表、江蘇省委委員、江蘇大學黨委書記袁壽其專程到該院調研家事審判工作,并在調研的基礎上形成了議案《關于進一步加強人民法院家事審判專業化建設的建議》提交全國人大。2017年6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法辦函(2017)378號對《建議》進行了答復,最高人民法院表示將繼續大力推進試點工作,同時對工作中的探索實踐予以及時整合匯總,并在試點結束后以指導性意見的形式制定家事審判程序規范,供各級法院參考適用。


  “2017年1月至11月受理各類家事案件596件,共審結539件,結案率90.5%,結收案比為110.4%。家事案件調撤率78.6%。案件類型共有20種案由,離婚案件占53.2%,繼承案件占29.7%,其他(交通事故、收養、撫養、贍養、離婚后財產糾紛)案件占17.1%?!?,拿著這份成績單,張子敏對正在建設中的綜合性家事訴訟服務中心信心十足,“家庭的和諧非常重要,我們正在打造解決家事糾紛適格的場所,沒有對抗性的溫馨環境有助于緩和家庭矛盾,預留對接婦聯、公證、婚姻登記、家事律師服務等窗口?!?/p>


  單打獨斗的堅冰已經打開,各方參與的航帆已經風滿,家事審判的潤州實踐在中國家事審判改革大潮中一步、二步踏實地走來。


 


腾讯部落冲突10本号QQ登陆【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