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案件速遞 >> 民事
撞死寵物犬,損失如何算?
作者單位:盱眙縣人民法院 作者:劉純 肖輝 發布日期:2019-05-21 字號:[ ]

        近日,盱眙法院審理了一起寵物犬損害賠償案件。王某所養名犬在小區未束狗鏈溜達,不小心被張某駕駛的車輛撞死。對于該案有兩個比較大的爭議焦點:一是該案的賠償責任如何確定劃分?二是寵物犬的損失如何計算?

筆者認為:針對第一個爭議焦點,因事故發生在居民小區,屬允許機動車通行道路,故本案屬于道路交通事故。在公安交管部門未作出處理及作出責任認定情況下,法院依據《民法總則》、《道路交通安全法》等法律規定作出事實、責任認定并確定賠償責任。同時,保險公司應在交強險財產保險份額范圍內承擔無過錯賠償責任,超限額部分損失在商業險內按事故責任比例承擔。本案中,張某駕駛車輛未盡謹慎駕駛義務,未對路面情況盡注意義務,忽視行車安全,對碾壓王某寵物犬死亡的損害后果存在過失,應負事故的次要責任。王某作為犬的主人,未束狗鏈,放任犬在居民區道路上行走且未盡防范與注意義務,是引起事故的主要責任,應承擔事故的主要責任。

針對第二個爭議焦點,王某主張根據寵物店出具的10000元購犬款收條以及犬業協會出具的純種犬血統證明來證明寵物犬的價值。本院認為,王某主張的10000元購犬款收條系賣犬人出具,并無其他證據佐證,未得到張某及保險公司認可,同時因民間交易中對買賣價款約定系交易雙方間意思表示,不能約束交易行為外第三人,故該證據及主張不予確定。犬業協會出具的純種血統證明不具有法定證明力及約束力,故該證明也不予支持。法院委托鑒定的價格認定中心因對訴爭的犬只的年齡、大小、市場需求均不能確定,無法進行評估而退回鑒定。故本案中,寵物犬的主人王某不能提供證據證明該犬購買時的實際價值,且鑒定部門無法鑒定,在窮盡其他求證手段后,仍不能精確得出價值結論,法院最后根據調查所得,考慮犬只交易時的合理價格及喂養支出合理費用,酌定該犬死亡時價值為3000元。

法官善意提醒,養犬人養犬不得干擾、影響他人的正常生活。攜犬外出時應當為犬佩戴嘴套、由成年人用束犬鏈牽領,并主動、自覺避讓他人,從而避免出現犬傷人或犬受到傷害的事件。                             

 



腾讯部落冲突10本号QQ登陆【關閉窗口】